陂头岭惊险数十座贵族墓葬,却都没有尸骨,他们究竟是何身份?

Connor 4 0

2020年8月,考古研究院负责人接到通知,前往陂头岭挖掘。在那里他们发现了数十座先秦时期的贵族墓葬,但里面不见尸骨、棺椁成灰,下面埋的究竟是什么人?

2014年2月,为了提升深圳九龙湖的蓄水能力,陂头岭即将施工。按照惯例,考古人员要对这里进行勘察,没想到刚开始摸排,他们就在茂密的植被下发现了惊喜。

他们找到来自两个时期的文化遗存: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黑陶片,和一些战国晚期的墓葬。

要知道,广州在古代存在感很低,正史有关它的记载只能追溯到公元前214年,那时秦国已经统一岭南,设立南海郡建造任嚣城。

至于在那之前,广州地界是个什么样的面貌,百姓过着怎样的生活,无人知晓。

更重要的是,这里之前很少出现先秦,更不要说战国时期墓葬。

然而考古人员却在这里清理出大批新石器晚期窖穴、19座战国晚期和2座西汉晚期的墓葬。

数量不少,但规模不大,出土的文物也只有66件。但根据以往经验,在集中墓区中,等级越高的墓葬往往在更高处,山岗的中心位置具有更大的考古价值。

山岗中心位置的遗迹,不管是数量还是密集程度都远超附近的遗址。说明这里当初是个人气很高的地方,并不像之前的考古推测所说是个人烟稀少之地。

而且这次的墓穴规格也和之前的不一样,上次山脚发现的都是普通的土坑墓,这次发现的大都是楚人象征贵族的“凸”形墓葬,足有30座之多。

但广州之前是越人的地盘,却用楚人的墓葬形式,看来那时候楚人的文化已经渗入,但如何渗入的有待考究,这里埋的到底是哪些贵族更令人疑惑。

考古人员继续顺着山岗往上挖,在靠近山顶的位置,他们发现了几条墓口线,这才意识到在山顶有一个等级更高的大墓,之前挖的不过是墓葬地表的封土。

之前没预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之前周围发掘的墓葬都没有封土,而且封土堆产生的时间对不上。

展开全文

相传封土的出现和孔子有关。《礼记》中记载,孔子3岁丧父,成年后想去祭祀,却找不到墓,后来通过当地一些老人的回忆才找到。孔子为了防止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在父亲的墓上培土垒坟,从此便有了封土一说。

不过那时信息不发达,这种形式并没有流行。到了战国时的楚国,也只有贵族才配使用高大的封土。所以才有了上述的疏忽。

山顶的这座大墓规格惊人,光是残存的封土就厚达1.1米,面积更是难以想象,南北长29.3米,东西宽23.4米,这在岭南地区堪称第一,保存也最完整,也更加令人好奇墓主人的身份。

惊喜之余,坏消息接踵而至。考古人员发现,两座大墓竟然有盗洞。

从腐朽的木质来看,“凸”形墓应该是有两椁一棺,按说会有不少陪葬品可挖掘,可盗墓贼把盗洞打到墓室底部,陪葬品已经所剩无几。

山顶的大墓也是两椁一棺,同样没能躲过被盗取的命运,整个墓室只剩下12件陶器和石器。这也给考古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

墓主人的身份始终是个谜,不光是因为墓穴中没有剩下多少有价值的物品,更重要的是,由于南方多是酸性土壤,空气温暖潮湿,墓葬很容易被腐蚀,里面不见尸骨,棺椁也几乎成灰,这也给我们的考古工作留下不少谜团和遗憾。

不过能分析出的是,陂头岭中“凸”形墓葬的数量很可能超过80座,说明这里曾居住过很多贵族。当时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古国时代,每个遗迹可能就对应着一个古国。

广州之所以被称为百越之地,就是因为当初这里部落众多,只不过后来被统一汉化。所以考古工作的开展,或许能帮我们解开百越前身之谜,但具体情况还需探究。

庆幸的是,去年秋天陂头岭东不到2000米处,发现了3个山岗在内的大片先秦遗址,且保存较好,目前正在挖掘中,说不定能给我们填补上缺失记载的那段历史。期待更多的好消息。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