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全媒+|辽宁绕阳河溃口现场展开最后封堵决战

Connor 4 0

8月5日,抢险人员在溃口处进行作业(无人机照片)。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中国安能集团抢险人员在溃口处驾驶推土机进行封堵作业。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展开全文

8月5日,抢险人员在溃口处进行封堵作业(无人机照片)。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中国安能集团抢险人员在溃口处驾驶推土机对溃口进行封堵作业(无人机照片)。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中国安能集团抢险人员指挥运送抢险物料的车辆在溃口处进行封堵作业。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中国安能集团抢险人员指挥运送抢险物料的车辆前往溃口进行封堵作业。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中国安能集团抢险人员在溃口处驾驶推土机进行封堵作业。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抢险人员在溃口处进行封堵作业(无人机照片)。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8月5日,抢险人员运送物料前往绕阳河溃口处(无人机照片)。

经过连续奋战,辽宁绕阳河溃口附近于5日迎来封堵决战。目前,溃口封堵工作进展顺利,溃口长度仅剩10余米。

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7月份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作者:潘昱龙

来源:新华网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